论坛总结: 一个为提高消费税的大联合是唯一的办法


子午线180的首个在线论坛是在始料不及的状况发生的背景下开始的。正在该项目的成员和工作人员为2011年7月份的论坛的正式开通做准备的时候,整个世界目睹了2011年3月11日发生在日本的2011东北大地震(东日本大震灾)的惨状。子午线180的成员对此做出了很快的反应,决定在3月19日开通论坛来讨论知识分子在这样的灾难期间的当前以及长期的责任。春日直树教授(一桥大学)和玄田有史教授(东京大学)这两位来自日本的学者很快将他们的文章发给了我们,带头开始了子午线180的创站论坛。该文章将总结回顾由玄田教授主持的题为《 一个为提高消费税的大联合是唯一的办法》的论坛。


自2011年3月20日开始,玄田教授主持了一个论坛,该论坛基于他最近在日本读卖新闻3月22日出版的报纸上的新闻专栏(该文章的题目是《有必要为重建保证稳定的财源:通过形成大联合来增加消费税》)。在这篇文章中,玄田教授提出了关于在不“给这次灾难的受害者施加压力”(一个要求大量金钱、劳动力和耐力的负担)的前提下,“我们这些生活在日本的人如何”为了重建工作“尽到我们的责任”的观点。想到“在此地震前日本就已经存在的严峻的金融状况”,他提出了几点建议来“确保稳定的财源”:他提出(1)坚决地提高消费税率、(2)让更年轻一代的政客来以更透明的方式说出他们的观点,并且把不同的政党和派别联合起来、(3)通过政治大联合来达到税收改革的目的。玄田教授继续说到,这样的“坚决的行动”对“克服困难”是非常必要的,并且是“回报死者的唯一途径。” 玄田教授的提议很快点燃了子午线180成员的兴趣,将讨论引向了各种各样的直接或者间接与该提议内容相关的角度的交流。该论坛的参与者尤其对玄田教授的两个观点非常感兴趣,他们是(1)对“我们这些生活在日本的人”的基本定义、以及(2)他关于消费税作为稳定的财源的观点。 万安黎教授(康奈尔大学)对“更正面的国家统一模式”和“民族主义的丑陋的基础”之间的关系提出了质疑。这个讨论思考了酒井直树教授(康奈尔大学)指出的“对民族主义伪宗教本质的关注不够”的观点,以及万安黎教授在9/11之后观察到的那种“反外国人的辞令”的威胁。其他参与者也评论说,玄田教授的“大联合”的观点让他们想起了在二战时期的“国家大团结”以及“一场全力以赴的战役”的辞令,指出了与这种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相关联的许多可能存在的风险。这些担忧也涉及到对不平等的担忧以及对那些不在“国家的人民”类别中的那些人的歧视的担忧。与此同时,其他参与者,例如玄田教授和宇野重规教授(东京大学),讨论了如何将重建工作嵌入民族国家的框架,而不是对其概念基础提出质疑。直到今天,东日本大地震仍然在向我们施加“国家统一”的危险。 为了保证稳定的财源,玄田教授提出“坚决提高消费税率”。该论坛的参与者对日本政府有必要进行结构改革,尤其是在为了达成对重建任务更公平的分配的实施方面,表示了赞同。但是,该论坛的参与者们对如何实施和执行改革政策提出了几种不同的观点。列文∙巴塞吉涵(康奈尔大学)评论说“在接下来的一两年内,提高消费税会导致总需求的进一步恶化,也会加深日本工业和服务部门的问题。” 道格拉斯∙凯则(耶鲁大学)也指出“除非用缜密的例外和回扣来实施,消费税可能会急剧退化。” 除此之外,政策制定者必须仔细思考“如何使用这些消费税收入。” 玄田教授对这些评论做出了回应。他说消费税可以为重建工作提供合适的财源是因为“该税收的目的是明确的,并且将来此税收收入的使用是预先确定好的。” 他同时也强调说“在日本,由于收入减少,现在大约70%的公司都不付公司税。” 最后,该论坛中的一位金融专家评论说尽管“可以暂时将所得税作为重建财政来源⋯⋯玄田教授的第一个观点,提高消费税,也很好,尤其是考虑到与所得税征收相关的费用和直接赋税所能提高的现实的比例。”自从玄田教授开始主持该论坛,他已经通过不同渠道开始重建工作--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一直担任日本国家内阁的专家组成员。 在该论坛中,子午线180的成员们批评了玄田教授的政策提议,然后参与了关于知识分子应该如何对重建工作做出即时反应的讨论。我们在子午线180上交流的观点和发表的评论越多,玄田教授的提议就会变得越清晰,讨论内容也会变得越丰富。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