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总结:二十一世纪的神学与生态学

子午线180论坛“二十一世的神学与生学”(20159月至10月)总结如下:

Summary by Vincent Ialenti

2015年9月间,子午线180的成员们围绕教皇方济各2015年通谕《赞美你:关爱我们共同的家园》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参加讨论的成员包括几位人类学家和法律学者以及一位文学研究者、一位未来学家、一位地理学家、一位公司律师和一位哲学家。以下内容记录了本次讨论的一些重要见解。

1) 一些强大的制度、史和思想家为《美你》一书中关于地球境的(步)点奠定了基础,对此我们必须给予更为细致的关注。

剑桥大学的Richard Irvine指出,《赞美你》在脚注中提到了欧洲以外的一些主教、哲学家保罗·利柯、一位东正教长老和一位九世纪伊斯兰神秘主义者。康奈尔大学的Vincent Ialenti注意到,教皇隐晦地提到了解放神学家列奥那多·波夫1966年的著作《地球的哭泣,穷人的哭泣》和批判理论家赫伯特·马尔库塞1964年的著作《单向度的人》。而牛津大学的Peter Wynn Kirby赞扬教皇像人类学家那样尊重各种不同形式的知识,指出了教会“专横且守旧”的一面。康奈尔大学的Karen Pinkus同样审视了文字背后的“基石”,即教会镇压异己的厚重历史,这一点甚至也体现在最具进步意义的段落中。

子午线180的成员们明确表示,不能将《赞美你》简单解读成一人写就的孤立文本。他们认为,真正的智识挑战是追问:《赞美你》这一多作者的文本背后、字里行间以及周围环境中还有什么其他的场景、论辩和人物?这些背景如何削弱或加强文本的伦理基础和文字力量?

2) 教皇呼吁我反思应该如何生活。我须认待、仔细研究。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Stephen Humphreys探讨了教皇方济各和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的相似之处,认为他们都批判技术中心论,并从“当下的小事物”、自然之美和艺术中寻求“救赎的力量”。KAZE创新公司的改田哲也先生主张通过接纳他人、迎接改变和领悟感官体验(感受风、色彩、味道、营养等)来“整体性地再造”社会。梨花女子大学的李智衡追问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即使基本需求早已得到满足却依然过度劳作?这种经济不但让穷人陷入绝望,也没有令富人更加幸福。北京大学的何怀宏教授指出,不但富裕的精英阶层和呼风唤雨的大机构在阻碍“深绿”生态的进步,为数众多追求财富最大化的公众也起着阻碍作用。康奈尔法学院的於兴中教授也强调,现代“科学-理性-经济-法律”型人才的盛行使人性未能在感觉、情感、审美能力和精神层面得到全面发展。最后康奈尔大学的Tim McLellan提到,他认识的一些中国农业生态学家以开放的心态对待意义、灵感和好奇心,因而能花时间真正享受他们的科研对象——土地景观。

子午线180的成员回应了教皇对现代社会沉湎于金钱、私有财产、数字和技术的批评,并就其他可能的生活方式、价值观、抱负和享受形式展开了想象。意义、审美和满足感是否能够与表面上了无生机的科技、经济和量化逻辑相伴而生呢?或者在这一逻辑内部出现?或者是为应对这一逻辑而产生?抑或二者在本质上是相互排斥的?我们如何想象一些崭新的生活方式?

3) 二十一世纪,经济进步、扶境保护等目标是否真能相互协调,这是我们必须深入思考的问题。

耶鲁法学院的Douglas Kysar感叹道,由于不负责任的精英权力左右了美国政治,199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虽然力求进步,但并未取得成效,而且多年来为碳排放设定合理价格的努力一直受到阻碍。釜山国立大学的Amy Levine讨论了气候实用主义者、生态现代主义者和亲核评论家,她指出,《赞美你》的进步愿景是否过于理想主义。这就引申出一个问题:教皇所倡导的减轻贫困同时限制经济发展的目标是否不太现实?前者难道不是要求更多消费,而后者则要求减少消费?《赞美你》建议我们追求的这些(相互矛盾)的目标是否真的可以同时实现?

4) 需要进一步从整体上把握宗教和杜绝过分自私的问题。

《赞美你》将当代环保主义者和反消费主义者的主张与源远流长的基督教思想传统联系起来。但子午线180的成员指出,杜绝物质主义过剩的倡议并非基督教所特有。何怀宏教授认为,中国的儒学以及今天的道教和佛教一直希望“抑制”人们的物质欲望。纪诚也补充说,宗教“一般而言敬畏自然”,比如佛教反对奢侈浪费。世界宗教长达千年的训诫是否能为我们提供一种长远的视角,让我们能够重新审视今天的技术/资本主义,把它视为一种与人类历史上大多数宗教伦理框架脱节的、前所未有的——或许是可逆的——潮流?其他信仰传统又会如何启迪反消费主义或环保主义的世界观呢?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