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问答: 宇野教授谈日本选举

采访人: 赵 成仁                      发表日期: 2013年8月9日


Meridian 180 spoke with Professor Shigeki Uno about the significance of Liberal Democratic Party's landslide victory in the 2013 Upper House election in Japan and what this means to Prime Minister Shinzo Abe's domestic and foreign policies going forward.

子午线180: 您对于本次参议院选举结果看法如何呢?

宇野重规教授:尽 管自民党(LDP)在选举中获得压倒性的胜利,但这并不意味着安倍晋三首相的政府赢得民众全面的信任。我认为更准确的表述应该是民主党以及其他在野党并没 有提出让选民觉得现实可行的方案而使得自民党不战而胜。自民党一直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与重启核电厂问题上态度含糊,其所提的宪法修正案亦遇 到不少反对。然而,在野党则未能就这些问题阐明自己的立场。作为结果,辩论焦点只是关注于安倍政府过去六个月中的施政评价与国会僵局如何解决。

子午线180: 本次参议院选举自民党获得压倒性胜利,获胜原因都有哪些呢?

宇野重规教授: 自小泉纯一郎执政五年之后,日本经历了一种尴尬的处境,即首相人选几乎一年一换。因此,选民期望能够有一个更加稳定存续的政府。尽管安倍首相所谓“安倍经济学”的经济政策能否成功尚不明确,因为最近经济渐有气色,日本选民决定静观其变。

子午线180: 民主党为何失去如此众多国民的支持?为何两党制在日本水土不服呢?

宇野重规教授: 在2009大选之年,日本选民作出了大胆的选择,支持政权的改变。然而,民主党执政三年的实际表现令日本选民大感失望。而且主要的问题尚不在于他们实际的具体执政表现,日本民众已明确认识到民主党不仅缺乏政权营运能力,而且其党内营运工作也一团糟。

因为自民党执政时间如此之久,致使在野党压根就没有任何政权营运经验可言。此外,自90年代政治改革引入的小选举区制度也制约了民主党的发展。结果造成除了反对自民党的情绪之外,根本没有其它理念能够把民主党凝聚在一起。

在此次选举中,日本维新会(Ishin no kai)大出风头。然而,它们的共同代表暨大阪市长桥下彻在“慰安妇”问题上的不当言论令该党失去大好时机。标举新自由主义的众人之党(Minnano Tou)也未能扶摇而上。只有共产党因其在核电站以及TPP问题上立场明确,而轻易收获了不少反对自民党的选票。

如上所述,在野党整体上没有团结起来,因而令自民党大获全胜。在现存选举制度之下,如果其它各政党仅仅试图找到一个机会去挑战自民党,它们也必须要联合起来。然而,既然现在单靠反自民党情形集合起来的民主党已经失败,若要各在野党团结起来则困难重重。

子午线180: 本次选举中存在着很多非常重要的争点。然而,本次选民投票率低于2010年参议院选举,您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呢?

宇野重规教授: 从长时段的视角看来,自1990年代始民众投票 率已经持续下滑。这一点在二十岁左右的青年选民那里表现尤为明显。进入二十一世纪,选民投票率稍有回升。然 而,在去年十二月(下院)选举与本次参议院选举中选民投票率均偏低。此间自民党得票率保持稳定,因此选民投票率增减取决于反对自民党的选民。这些选民决定 不去投票,是因为他们对于此前的政党更替感到失望,而且他们在本次选举所关的重要问题上也没用获得足够的选择。(自安倍执政)半年以来,那些在2009年 支持政权更替的选民对于近来民主党的无所作为更加失望。

子午线180: 本次选举结果是否会导致日本政治格局的重塑(比如新联盟的形成)呢?

宇野重规教授: 尽管自民党最近与公明党(Koumei Tou) 结盟,公明党却不愿主张修改宪法。因此,安倍首相可能会设法与那些更明确主张修宪的其它政党联合起来。如果的确这么发生了,民主党内的改宪派会成为支持安 倍政府的力量,从而可能令政局发生改变。另一方面,对抗自民党的所有在野党形成新的联盟也会令政局改变。如果是这样,那么重要的问题就在于谁能够掌握主导 权了。

然而,在目前看来,政局几乎不可能出现重大的变化。鉴于公明党拥有稳定的支持基础,自民党不会冒险解除它们之间的联盟。就反对党而论,民 主 党内的自由主义派会很难与日本维新会的守旧人士结盟。由于自民党与公明党合起来在上下两院拥有稳定的多数席位,非常可能不会通过政局重整以求进展。

子午线180: 既然国会在财政问题上的僵局(the diet gridlock)已经解决,安倍政府的政权营运将会出现什么变化呢?

宇野重规教授: 过去的半年,安倍首相一直在“安全运转”。他最重要的政治理念在于修改宪法。但是,他并没有急于推行他的宪法理念,反而集中精力让经济恢复起来。现在既然国会僵局已经解决,安倍首相可能不会再隐藏其真正的政治理念。

子午线180: 本次选举有无令您感到出乎意料之处呢?

宇野重规教授: 共产党的兴起,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他们在东京、京都、大阪(各选区)均获得席位的事实表明,在城市中反对自民党政权的势力见长。然而,民主党因而错失议席,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认为,选票只是在反对党内部发生了转换。

子午线180: 本次选举主要议题之一在于是否重启核电站。安倍政府会继续推动这一议题吗?

宇野重规教授: 尽管能源政策在去年12月大选与今年参议院选举 中都成为一个重要的争点,我们并没有看到在此问题上的深刻辩论。尽管那些反对利用核能的人士主张在2030年代前撤除所有的核电站,本次大选并未有助于他 们提出废核目标的明确进程。尽管如此,鉴于安倍政府对于重启核电站的态度,我想他们并没有从3・11灾难中吸取教训。对他们而言,危机似乎从未发生过。即 使政府将要重启核电站,他们应当为此目标提出明确的标准。然而,他们迄今未提出任何具体的指针。我想,他们将会逐渐重启核电站。

子午线180: 本次选举另一重要争点事关修宪问题。安倍政府会径自修改宪法第九条(“非战”条款)吗?

宇野重规教授: 安倍政府并没有急于修正宪法第九条(“非战”条 款),而是首先试图修改规定宪法修改程序的第九十六条。通过修改第九十六条,安倍政府可以为其宪法改革扫除障碍。然而,民众对于其在没有对宪法修正案进行 实质讨论之前试图修改程序的作法并不买账。尽管如此,安倍首相在其任职期间不会放弃其修改宪法第九条的野心。如此看来,他迟早会重提这一问题的。

子午线180: 中韩两国对于日本“民族主义”均曾表示过关切。日本真地“右倾化”了吗?您对于日本“右倾化”及其对本次参议院选举的影响怎样看呢?

宇野重规教授: 我们现在日本已经看到一些排外主张,如在特会 (不允许在日外国人特权市民会)之类民众组织公然上街、散播其仇恨言论就是一例。我们在互联网上尤其目睹此类言行之激烈。然而,没有任何可靠消息来源显示 日本国民全体已经转向民族主义。只有一小部分人诉诸于这类仇恨行为,多数日本人并没有发生特别的改变。在本次选举中,日本维新会党魁桥下彻就“慰安妇”问 题上的发言并没有为他赢得支持,事实上他因此招来众多的批评。

子午线180: 安倍政府的外交政策是否会在今后发生变化呢?

宇野重规教授: 安倍首相想要在中国与韩国崛起之际创造一种“强大的”日本形象。在另一方面,安倍首相又是一个务实主义者,他并不想进一步恶化与中韩两国的关系。如果今后会有危机出现的话,那么这一定会是他的(保守主义)支持者迫使其对中韩两国采取强硬姿态而陷于不能自拔之地。

子午线180: 安倍能成为一个“强大的”领导者吗?在过去数年里,我们已经看到首相人选几乎一年一换。安倍首相能否坐满任期呢?

宇野重规教授: 在某种程度上,日本民众给予安倍首相今后三年的 时间。此间,除非安倍想要则不会有任何选举。过去数年中首相频繁易人的原因之一在于选举的频度。在此意义上,除非安倍首相“自取灭亡”,他想长期安于其位 并不困难。我先前提到过除非安倍推动其修改宪法主张及其外交政策做得太过火,没有什么能够真正阻止其长期任职。然而,归根结底,这取决于经济能否增长。 “安倍经济学”能否真正刺激实际的经济增长将会是其成功执政的试金石。一旦其经济政策失败,这将会造成这一庞大的执政党内部分裂。

子午线180: 最后,能否请您谈一下安倍政府今后所必须解决的课题?

宇野重规教授: 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消费税问题。安倍政府实际上 会一如其承诺提高消费税还是他们会回避这一问题呢?这将决定安倍政府的执政评价。下一个问题可能会是TPP(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问题,如果他出招不 慎,他可能自毁其内部的保守派支持基础。不论如何,维持政府稳定的捷径是集中处理经济问题。若其在宪法改革与外交政策上磕磕碰碰,他的政府将会比预期得更 为短命。 

---

宇野重规先生任职于东京大学比较当代政治研究学部,为社会科学研究所教授,研究兴趣关注于政治学史与政治哲学,以其所著《托克维尔:平等与不平等的理论家》(Tocqueville: A Theorist of Equality and Inequality)一书,荣获社会科学与人文“三得利奖”(Suntory Pr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