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问答: 六十年后的朝鲜半岛

采访人: 金 唹珍                   发表日期: 2013年8月19日


子午线180与李秀赫教授讨论了朝鲜战争的意义以及朝鲜半岛局势的最新发展。李教授(檀国大学)曾任韩国六方会谈代表团团长(2003-2004)、韩国国家情报局第一副局长及驻德国和南斯拉夫大使。

-- 7月27日是朝鲜停战协定签订60周年纪念日。朝鲜战争产生的持久影响是什么?它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朝鲜战争开始于1950年朝鲜入侵韩国。朝鲜试图凭借其军事力量对整个朝鲜半岛进行共产化。战争持续了三年。同族相残使得朝鲜民族付出了巨大的生命代价,并造成了严重的物质和心理创伤。此外,中国、苏联和美国卷入战争标志了冷战的开始。朝鲜战争也证明了联合国在维护世界和平中扮演的角色。

战争爆发于朝鲜脱离日本帝国主义[仅仅]五年后,这加深了南北双方间的怨恨和裂痕,也固化了朝鲜半岛的分裂状态。在过几年,朝鲜半岛即将迎来分裂70周年。与朝鲜一样,德国在二战后经历了分裂,但在45年后实现了统一。而朝鲜却一直处于分裂状态,而且持续发生对抗。我深深地担忧这种长期分裂的状态会最终导致永久性分裂。

-- 咱们谈一谈开城工业园区(开城)的情况。开城恐怕是近来朝韩关系中最重要的问题。7月,朝韩双方举行了六轮工作级别的会谈,企图重开园区,但均以僵局告终。其后,8月14日,朝韩双方恢复会谈并达成协议,双方同意为开城正常运转而努力。双方为何能在此时达成协议?此结果是如何产生的?

三月朝鲜威胁军事打击后造成紧张状态,其间朝鲜从园区撤走工人,因此开城运转被中断。对于朝鲜为何决定中断开城的运转存在很多猜测(朝鲜比韩国更需要开城)。无论如何,[8月14日]朝鲜同意为园区正常运转而努力。

在看待朝鲜如何在今年三四月份间制造军事紧张局面的问题上,我们应当明白这些行动的宣传性质——他们想要传达一种信息,即朝鲜时刻准备在朝鲜半岛上发动战争。但是这些行动被严格控制以避免战争真的爆发。我们必须注意到,当时韩国的朴槿惠政府刚刚就职。

朝鲜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其在国内和国际上的目的。所以现在其开始采取安抚态度,提出和解与合作。此种和解姿态是朝鲜此刻必须选择的政策性决定。进一步切断与韩国的关系从来都不是朝鲜的真实意图或目的。朝鲜迫切地需要开城项目。虽然如此,由于开城是朝韩之间政治和解与经济合作的重要试金石,因此也需要韩国政府方面的耐心、灵活性及自制力。

-- 双方目前已经达成协议,你对于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是否存在顾虑?

韩国公众和世界人民心中最大的疑问恐怕在于,朝鲜是否真的会信守诺言来执行协议的内容。换句话说,问题是:防止朝鲜再一次违背其承诺的保障措施是什么?

这个问题部分来源于对朝鲜的不信任,而这种不信任是朝鲜自己造成的。即使外国公司愿意在朝鲜投资,他们首先也需要确信朝鲜能够被信任。朝鲜需要在开城中断这一事件上加以反思,并确保今后不再因为政治或军事原因而出现类似情况。

-- 从四月开城运转中断直至8月14日达成协议之间,朝鲜半岛局面似乎经历了重大变化。特别是,近两个月左右,朝鲜表现出了和解姿态并且积极寻求与美国和韩国展开对话。这与其春天时的好战态度形成强烈对比。我们应当如何理解这种态度的转变?这在将来对于朝韩关系和半岛局势将产生何种影响?

 [韩国]很多人担心8月14日协议、关于离散家属团聚的对话以及重启金刚山旅游会成为免罪符。换言之,他们担心出现朝鲜事实上无需对其以往伤害朝韩关系的行为承担责任的局面,比如2010年的天安舰沉没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以及2008年朝鲜士兵开枪射杀韩国游客事件。南北双方之间进行对话本身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树立对朝韩合作的共同理解。

挑衅——对话——合作——挑衅的恶性循环这次不应当再重复。朴槿惠总统从原则的角强调了她终结过去在朝鲜挑衅后开展对话而最终朝鲜得到经济补偿这一模式的决心。奥巴马政府也采取了相似的立场。从这些角度看,8月14日的朝韩协议对于确立朝韩关系未来的方向带来了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

- 让我们将焦点转移到朝核问题上来,这是一个韩国和国际社会都非常关注的话题。朝鲜核计划的目的何在?朝鲜究竟想要达到何种目的?

距离首次在国际层面上出现朝核问题已逾20周年。距离建立六方会谈机制以解决朝鲜铀浓缩计划引发的第二次朝鲜核危机也已有10周年。六方会谈促成了一些协议。此外,[1994年]第一次朝鲜核危机后,朝鲜与美国签订了所谓“日内瓦核框架协议”。尽管存在这些谈判和协议,朝鲜从未放弃其核计划,并且一直在发展其核能力。朝鲜也通过进行核试验以及在2011年揭幕其铀浓缩设施的方式让世界了解其核能力。

在此情况下,对于是否仍应坚持与朝鲜进行核对话存在很多怀疑态度。根据其[一贯的]态度,我同意朝鲜不会放弃其核野心的假设。据我分析,朝鲜很可能会坚持他们关于核武器是其政权存亡关键的立场。

然而,朝鲜放弃其核野心是势在必行的,国际社会必须说服朝鲜这样做。朝鲜放弃核计划是朝鲜半岛统一的必要条件。此外,这也是实现国际和平和东亚和平的[重要]步骤。朝鲜拥有核武器不仅会威胁韩国、日本和美国,也会对中国形成威胁。我认为,基于此原因,中国[对于朝鲜核计划]也很担忧。

- 鉴于近来的事态发展,通过国际双方或多方谈判解决朝鲜核问题的可能性有多大?

六方会谈举行十年来,朝鲜核计划问题一直没能解决,并且其核能力一直在增长。因此,许多人很自然地对于[重启]六方会谈产生怀疑。然而很明确,除非朝鲜自愿放弃核计划,否则只有两种可能——谈判或采取强制措施。和平谈判[原则上]是比采取包括制裁或军事行动在内的强制措施更好的争议解决办法。因此,需要耐心寻求对话。由于六方内除朝鲜外的五方均没有放弃六方会谈,谈判很可能会重启。中国对于六方会谈的支持也有助于会谈的重启。然而,能否重启会谈的决定性因素最终在于已经认为朝鲜无法被信任的韩国和美国的政策和意愿。

- 您在前三轮(2003-2004)六方会谈中担任了韩国代表团首席代表;您也是日内瓦四方会谈代表团成员。与朝鲜举行核会谈是否存在某些独特的问题或者特别的挑战?

原则上讲,谈判桌前的代表需要根据其母国政府的指示进行谈判。然而与敌对方进行谈判的过程则更多地趋于动态而非静态。因此可能要求谈判代表随时做出敏捷的反应。谈判代表还要对于谈判成功有信心。有些时候,他/她可能还会对于政府的指示感到不舒服。鉴于这些可能的问题,与韩国或美国代表相比,六方会谈给朝鲜代表带来的挑战可能更大。

- 尽管过去对于限制朝鲜的核发展付出了包括制裁和多边谈判在内的很多努力,朝鲜仍然推进了其核计划。您如何看待此局面?如何在将来停止进一步的核发展和长久地保障和平?

朝核问题是朝鲜半岛局势的核心问题。解决此问题将对半岛统一产生深远影响。相反地,如果朝鲜拥有核武器,那么允许半岛统一的国际政治架构将[肯定]不可能存在。朝鲜有核化将导致东北亚出现激烈的军备竞赛。该地区的国家也将深陷安全困境之中。这可能听起来是陈词滥调,但如果想生存,朝鲜必需放弃其核野心。

- 中国在朝核问题中的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您能否评论一下中国近来对于朝鲜的姿态?

目前为止显而易见的是,虽然反对朝鲜有核化,但中国出于其自身国家利益,不愿意看到朝鲜崩溃。基于此,很多人对于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立场持批评或怀疑态度。

然而,朝鲜的挑衅和威胁造成的敌对状态已经达到了新的高度,而且其核计划的进展也超过了预期。此时,对于中国来说,朝鲜不仅成为负担,而且也成为了潜在的威胁。我认为中国的策略很可能会以朝鲜的生存为目标,但却要限定在朝鲜能够被控制的程度内。

- 韩国对于朝鲜核问题应持有何种立场和目标?

朝核问题对于韩国来说是一个非常混乱的问题。它是一个严重的安全问题,对于韩国与其邻国的外交关系有着深远的影响。该问题也是韩国国内政治的一个重要变数。

如果我们把实现半岛统一当作韩国人民的首要目标,我们必须接受解决朝核问题的首要性。随着时间的推移,朝鲜的核能力将进一步增长。届时解决该问题将愈加困难。我对于这种可能性深表担忧。

朝核问题是韩国面临的最严重的外交/安全问题。只要朝鲜仍然留有核野心,实现半岛统一就会非常困难。韩国政府解决朝核问题的方式应当以此为前提。

---
李秀赫是檀国大学行政法务研究生院讲座教授。他曾任外交部副部长、国家情报局第一副局长、总统外交通商秘书、及驻南斯拉夫和德国大使。在其职业生涯中,李教授还参加过关于朝鲜半岛安全与和平的多边会谈——曾任1997年四方会谈和(2003至2004年)六方会谈韩国代表团团长。他著有三本关于朝鲜半岛和平与统一问题的专著:《与统一的德国的对话》(2006, Random House Korea)、《转变性事件——朝鲜核问题分析》(2008, Joongang Books)、和《朝鲜是事实》(2011, 21st Century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