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摘要:真相与后真相

Summary by Claire Hsiang Marx, Meridian 180

2017 年 2 月,子午线 180(Meridian 180)举办了一场论坛,就多重真相共存环境的政治影响进行了探讨。论坛领导人兼西南政法大学(Southwest University of Law and Political Science)(中国重庆)教授 Zhao Shunkun 针对有关部门、媒体和公众的交叉点,以及每位利益相关者应该考虑的不同职责和问题提出了一系列引人深思的问题。包括法律学者、新闻记者、经济学家、政治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在内的多位专家出席了本次论坛,并就后真相时代的技术、媒体和权利所发挥的作用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1. 当今后真相时代的独特因素<

几位论坛参与者一致认为,具有多重真理的现实观念一直存在。闾丘露薇(Luqiu Luwei)(宾州州立大学 Penn State University))指出,几个世纪以来,世界各地的人们和组织都试图通过后真相言论或其他技巧来对听众进行操控。然而,技术的进步,例如图像编辑技术,使得“主观性”与“客观性”之间的界限愈加模糊,而从文艺复兴时代起就占据统治地位的客观主义认识论或许也将逐渐消失。正如 Takashi Iida(东京大学 University of Tokyo)指出的那样,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新时代的开端,在这个时代,可以存在多种真相以及对各种真相的不同理解。Iida 指出,关键问题在于我们“缺少对这些相互冲突的‘真相’进行调解的方法”。

2) 在后真相时代如何限制权力?

在操控权力方面,信息发布无疑扮演了重要的角色。Hiroyuki Hoshiro(东京大学 University of Tokyo)认为精英阶层对信息的控制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家长式的统治型,即为避免社会动乱而有意隐瞒信息;二是指导型,即通过刻意宣传某些信息来控制大众,从而达到某种目的;最后一种是领导阶层隐藏或篡改信息,以保全自己。

技术和 24 小时的媒体新闻周期滚动播报并实时推送各种信息(无论这些信息是否有争议)助长了多重真相和虚假信息的传播。Zhao Shukun 指出,“作为信息源的‘自媒体’发展迅速。有些自媒体散布的虚假信息、谣言或者‘我觉得’、‘我认为’这类说法”会造成错误信息。虚假新闻,无论是出于政治目的还是娱乐目的,都会歪曲事实,提供错误的信息。 Tae-Jin Yoon(延世大学 Yonsei University)指出,媒体环境、技术基础和知识结构的变化如何助长了虚假信息快速而广泛地传播。Dong Hyun Song(新加坡国立大学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补充道,之前存在的基于权威的”事实化”信息机制不再有效。

Kiyoshi Adachi(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在报告中提到,现在充满了“投票者对既成结果的不满和怀疑。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官僚主义者和学术界,尤其是有关公共政策和管理的学校,似乎已经更多地强调将制定政策方针的重要性摆在与循证科学等同的位置上了。

几位与会者对错误信息的传播以及媒体的职责提出了质疑。 是否应该采取行动来控制错误信息的传播?新闻媒体如何能够在理解可能存在多种真相的基础上控制虚假新闻的产生和传播?公共广播类的公共组织如何在后真相时代履行其社会职责?

  1. 后真相时代怎样才能维护社会正义?

从错误信息中过滤事实可能是普通大众的主要责任。正如 Tae-Jin Yoon 所言,公民有义务对其接收到的信息产生置疑并进行确认(无论该信息多有趣、多吸引人)。Hiroyuki Hoshiro 提供了类似的观察结果。他认为,想要改变权力集团对信息的操控,人们就需要不断要求信息的透明化,并对这些权威部门提供的信息进行辩证的思考。Kiyoshi Adachi 对此表示赞同,他说,世界上可能充斥着被歪曲的信息,但是大部分人在投票时完全有能力对接收到的大量信息进行过滤,正如人们在美国总统大选和英国脱欧公投中投票那样。 也许我们应该更多注意投票者抱有怀疑态度和不满情绪的根本原因,Bronwen Morgan(新南威尔士大学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将这点比作“深层的结合,而非分裂”。

也许对于真相的迷恋并不是我们应该寻找的东西。 Shu-chin Grace Kuo(台湾国立成功大学 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认为,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真相,相反,却有将事实变为“人为真相”的机制。比如,法庭辩论录音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记录完整的法庭诉讼过程,而是为了特定的目的提供法律诉讼过程的法律真相。最终,真正的问题可能在于探求真相过程中的困难和痛苦。闾丘露薇(Luqui Luwei)指出,表述后真相时代的一种方式是,“判断不再那么理性,而是趋于感性。Bronwen Morgan(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则认为有可能产生不再完全二元化的世界:“当理性和感性相互交织,并将彼此的特色融入对方,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

 

也许在这个论坛中提出的上述观点以及其他具有预见性的考虑会在 子午线 180(Meridian 180)以后的讨论中进行探讨。

| 0 comments